糯米小说网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第506章 506,霍总不伸舌头,能叫吻吗?

第506章 506,霍总不伸舌头,能叫吻吗?

    虽说萧总对待工作的态度一直都很认真,但是以男人的第六感来看,最近的萧总还是有些认真过头了。

    每天早晨九点钟不到就来到公司上班,晚上还要加班到九十点钟,除非有应酬外出,否则作为助理的他,也只能陪同上司一起加班。

    简直苦不堪言啊!

    仲恺曾经给丽水湾别墅那边打过电话,佣人给的答复是:公主这一个月都在住校。

    所以姑且把萧夜白如此工作狂的理由归结于没有性生活吧,阴阳失调,脾气暴戾,只能把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上……

    等工作全都都汇报完毕,看着老板依然面无表情的模样,仲恺斟酌着开口,“萧总,公主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果然,一听到这句话,男人的眉头松了松。

    虽然动作很微妙,但仲恺还是看到了。

    只不过并没有说话。

    于是仲恺又立刻说道,“之前送给公主的那两只小乌龟,好像因为冬眠不适突然死了。”

    萧夜白撩起眼皮,“所以?”

    仲恺愣住。

    难道不应该是立刻吩咐他再去给公主买两个新的小乌龟吗?

    “所以”是什么意思?

    “萧总,需不需要我再去给公主买两只一模一样的给她送过去,小公主那么单纯善良,养的小乌龟死了一定很难过,这个时候如果萧总给公主……”

    “你可以出去了。”

    “啊?”仲恺彻底愣住,“萧总,那小乌龟……”

    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啊?

    “……”男人冷冷的又讥诮的看着他,俊美的轮廓紧绷,略显冷硬,甚至还隐约可见怒气。

    他一句话都没说,却让仲恺觉得后背一凉,忙拿起笔记本。

    “萧总,我先出去了。”

    ……

    离开总裁办公室,仲恺忍不住又在心里吐槽。

    mmp啊真是吓死宝宝了,明明那么喜欢和在意公主,为什么每次都要在他面前死要面子不肯承认?

    傲娇的萧总真是惹不起。

    **

    学校花园的一角。

    苏婠婠站在那,看着凌之洲帮忙挖了个坑,又帮墨唯一把装着小乌龟的盒子放进坑里,再埋好。

    早就说了,墨唯一这娇滴滴的性格,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居然还把小乌龟带过来宿舍养,现在果然“龟”年早逝了吧。

    不过看她好像挺伤心的,苏婠婠也不好多说什么。

    怎么说也是两条活生生的小生命,毫无征兆的这么走了,主人伤心也在所难免。

    “学姐,要不……我陪你再去买两只新的?”凌之洲似乎也看出墨唯一的心情不太好,积极提议。

    墨唯一摇摇小脑袋,“不用了。”

    “还是算了吧。”苏婠婠附和,“马上考完试都放假了,真想养,等开学后再说。”

    “不养了。”墨唯一说,“我根本就不喜欢乌龟。”

    “啊?”苏婠婠看着她。

    凌之洲也一脸的不解。

    “走吧,去阅览室。”墨唯一说完,转身就走。

    苏婠婠:“……”

    这丫头是怎么了?

    来到阅览室,刚坐下,苏婠婠的手机响了。

    是霍竞深发来的消息。

    【宝贝来一下校门口。】

    苏婠婠很想翻白眼。

    昨天不是刚见过面吗?

    这个男人……可真是黏人啊!

    但是能怎么办呢?自己老公,嫁了也认了。

    她只能起身,“唯一,我出去一趟。”

    “好。”墨唯一头也不抬。

    **

    到了校门口,苏婠婠立刻跑过去,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霍竞深穿着深蓝色羊绒衫搭配白色衬衫,温润如玉的看着她。

    苏绾绾被他看的心头小鹿一阵乱跳,“干嘛呀?”

    霍竞深终于开口,“老公现在要去赶飞机。”

    “要出差么?”

    怪不得突然来学校找她。

    苏绾绾立刻问,“去哪,去几天?”

    “去英国,一个星期左右,等你考完试,老公刚好回来。”

    苏婠婠立刻皱起小眉头,“去见傅栖吗?”

    霍竞深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么不信任自己的老公?”

    “我是不信任她!”苏婠婠瞪他。

    她还没忘记当时傅栖说的那番话,对霍竞深的爱好,简直就是如数家珍!

    “西寒出了点事,我必须得回去一趟。”霍竞深解释道。

    傅西寒,苏婠婠自然是知道的,傅子炀的爸爸,不过好像也是渣男一个。

    “子炀知道吗?”

    “暂时不告诉他。”

    “那好吧。”

    霍竞深看了看时间,然后看向小姑娘,“老公要出发了,吻别一下?”

    苏婠婠被他话题瞬转的一阵风中凌乱。

    那么一本正经地说要吻别,真的是……

    但是一想到又要好几天都分隔地球两端,苏绾绾的视线不自觉往下落下了他漂亮的薄唇上。

    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很精致,一张俊脸更是被收拾的干净矜贵,薄唇周围看不到一点胡子的痕迹,只有靠近了,才能看到点点的青茬。

    说实话,很有男人味,也很性感。

    她凑过去,直接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一口,“行了吧?”

    “吻别。”

    苏婠婠愣。

    “不伸舌头,能叫吻吗?”

    “……”苏婠婠很无语,刚要说话……

    “算了,还是老公直接来吧。”霍竞深说完,就真的直接朝她压了过来。

    苏婠婠只觉得面前一黑,嘴唇上就被他给吻住了。

    下巴被男人骨感的手指捏住,另一只手则托住了她的后脑勺,迫使她张开嘴,长舌探入,勾起她的反复纠缠,里里外外,彻彻底底,全部将她尝了个遍。

    苏婠婠整个人都被他固定在车座上,方便着他的亲吻。

    心口怦怦的乱跳,头皮也一阵阵的发麻,全身上下仿佛都被他强烈的男性气息所笼罩。

    她闭着眼睛,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沦陷在他的呼吸和热情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竞深终于松开她,低哑着嗓音说道,“这几天好好考试,乖乖等老公回来。”

    “哦。”苏婠婠乖乖点头。

    小脸通红,嘴唇被他亲的肿胀娇艳,双眼还泛着迷蒙的水光,霍竞深看在眼里,没忍住,又低下头,再一次扎扎实实的来了一个“吻别”!

    **

    两天过后,南城大学期末考正式到来。

    考试一共有五天,上午,下午,甚至晚上都有。

    五天的考试结束后,走出考场,苏婠婠只觉得整个身体被掏空,脑细胞都快要死光光了。

    不过一想到终于可以放假了,某个禽兽也要回国了,心情瞬间又变好了。

    而且寒假一共有快一个月的时间,下半年回校就要准备实习和毕业论文的事情了,苏婠婠。

    ……

    整个宿舍楼仿佛都洋溢着放假的快乐气息。

    苏婠婠回到宿舍就接到了赵倩儿的电话,说是晚上喊了几个班上的同学,大家一起出去聚聚。

    因为下次见面就是过完年后了,苏婠婠便爽快的答应了。

    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后,听到隔壁传来说话声,她立刻走了过去。

    周婶正在帮墨唯一收拾行李,当初搬来的时候,一共是七个行李箱,现在回去,只收拾了一个箱子。

    “唯一,你现在回家吗?”

    “恩。”

    苏婠婠忍不住问,“那萧总来接你吗?”

    “不需要他。”

    苏婠婠:“……”

    事实上,从上次萧夜白来过以后,一直到考试,萧夜白好像的确都没有再来过学校。

    现在要回家住了,居然也不过来接。

    渣男没治了!

    **

    半小时后。

    坐上车,周婶笑着说道,“公主,我炖了你最爱喝的参鸡汤,回家就可以喝了。”

    “我不喜欢参鸡汤。”

    “啊?”周婶愣住。

    每次小公主都会吩咐她提前炖好鸡汤,怎么……

    “我喜欢喝排骨汤。”墨唯一挽起唇角,“周婶,以后你多给我炖排骨汤吧,放点冬瓜,萝卜什么的,我最爱吃了。”

    “好的。”

    一路上说说聊聊,很快就回到了丽水湾别墅。

    佣人帮忙提行李,墨唯一则直接走了进去。

    时间是下午四点多,萧夜白还没有下班。

    公司放假会比学校要晚,而且那人又一向是工作狂,没有个八九点钟一般都不会回家。
伍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