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 > 第十一章 最终乐章?幻梦之印
    歌特独自一人行走在恩培多克勒城外的小径上。

    四周一片寂静。

    “属于我的‘印’吗……”他自言自语。

    埃里奥斯王选择这里建立隐秘位面,也和这里是天然的云海魔网汇聚地有关。

    只可惜……看上去敌人也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松的完成“印”。

    “是你。”

    “云咏之主”夏姆挡在了歌特身前。和仓皇迎战的伊奥尼亚和“狱主”不同,这位法权国的叛徒始终保持着镇静。

    “我还以为你晚一点才会出现呢。”歌特轻声道。

    现在的传奇们依旧具有蓝海高级的实力……而且比正常的蓝海高级要强。

    他把自己的“曼弗雷德之杖”抓在了手里。

    ------------

    多诺兹海。

    海威尔公爵、弗雷德宰相和“狱主”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后关头。

    “狱主”所唤出的血狱困住了海威尔公爵所化的牡鹿。巍峨的血狱杀气滔天覆盖了半个多诺兹海,天上的飞鸟,水里的游鱼尽皆死绝,只剩下公爵和“狱主”这两位活着的生灵。

    庄严的神鹿的两根鹿角,一缠绕着金色的火焰,另一根却缠绕着屡屡黑气。他在血狱中左突右突,却难以冲出血狱,几次突如其来的试图攻击“狱主”本尊,都被“狱主”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在血狱里,“狱主”就是一切的主宰。

    即使正面对抗“本尊降临”,也有一战之力。

    弗雷德里希宰相则是被隔在“狱主”之外。想来支援“狱主”的蓝海级悉数被宰相的召唤生物缠住,让宰相本人得以竭力布置封印。

    眼看血狱的规模不断缩小……但神鹿的气势也渐渐变弱了。

    几位传奇对云海的感知都在变钝。他们能维持强大战力时间越来越少。

    “你还有多少鲜血可以消耗?”按捺住心中的焦急,弗雷德宰相厉声喝道。

    “谁知道呢,”“狱主”表情阴沉,鲜血还在不断从他的伤口流进水里,“既然你们觉得我必死无疑……那我能带走你们的一个,也算划得来。”

    “你认为你一个拼得过我们两个?”神鹿口吐人言。

    “总值得一试,”“狱主”毫不退让,“我‘神威狱主’不知遇过多少次绝境,拼到最后,哈哈……或许,我这次……还能活下去!”

    局面陷入了僵持。

    无论是神鹿的攻击先一步杀死“狱主”,还是宰相的封印术完成,那都是帝国一方取胜。但如果神鹿的体力先耗尽,即使“狱主”最终也会被宰相封印或杀死,也无法挽回公爵的生命,说不定“狱主”还能逃走。

    ……

    “拉格纳。”突然,一声温和而苍老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牡鹿扬起他雄壮的头颅。宰相和“狱主”也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天。

    “……?”

    “雨、下雨了吗……?”湖心岛上,一名被吓得躲在宫殿里的年轻牧师悄然探出身子,“不——这是……”

    数不清的雨点淅淅沥沥,从天而降。

    每一颗雨珠……都凝结着圣洁的光辉。

    传奇神术“净化之雨”!即使因为云海被削弱的关系只有蓝海高级的威力,其效果仍旧惊人。

    “是你……”“狱主”惊恐的瞪大眼。

    神圣的雨滴打在他的血狱上,让那冲天的血腥气都被冲淡了许多。原本就在神鹿的攻击下逐渐萎缩的血狱,登时开始摇摇欲坠。

    “这就是最后了,拉格纳。”

    远方,慈眉善目的老教皇脸露悲悯之色,走过多诺兹海的海面。海面泛起金色的涟漪,以这位云上世界最优秀的神术施法者为中心,多诺兹海被染成血红的水面逐渐回归它本来的颜色。

    圣洁之雨化为朦胧的雾气,仅仅是吸入一口,就令人心旷神怡。

    还在为狱主而战的蓝海级们踉跄着向湖心岛退去。宰相并没有命令他的召唤生物们追击。这次战斗的结果已经注定,没必要让有着千年历史的湖心岛神殿遭遇灭顶之灾。

    “教皇陛下。”宰相微微躬身。

    神术施法者不擅长战斗,但论克制“血狱”,神术施法者的确有更好的手段。

    净化之术。

    单单是抵挡公爵和宰相两人,“狱主”就已经需要竭尽全力。而如今同时迎战神、奥、秘三位大师……

    “你这老不死的……”“狱主”面色苍白。他想不通老教皇是如何逃出梦境之地的,但他知道……

    在教皇现身的一瞬间,自己的落败便已成定局。

    ……

    梅丽雅跟在老教皇身后,静静的看着“血狱”正在一点点支离破碎。

    内有神鹿的攻势,外有老教皇的净化,“血狱”已然陷入崩溃。

    “愚蠢的家伙……”看着自己的最后的依仗分崩离析,“狱主”低吼,“老东西,难道你还不明白?你的善良对教廷来说只是不必要的累赘?”

    老教皇没有答话。

    “还有弗雷德、海威尔。为了击败尼古拉斯,你们——”

    “血狱”终于完全崩毁了。

    宰相的封印阵也已完成。他一招手,由七个蓝海高级封印术和十二个蓝海中级封印术组合成的封印阵便向“狱主”笼罩过去。

    “——甚至不惜……”

    “狱主”没能把话说完。

    封印阵切断了他的声音。

    在视线转为黑暗的一瞬间,他中断了自己最后的,引燃自身灵魂自杀的奥术。

    并非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他的伤口已经不再疼了,神圣之雨不仅净化了他的“血狱”,也在缓缓治愈着他的伤痛。他张开手,任凭神圣之雨落在自己的掌心。

    对神术之雨来说……自己不是净化的对象,而应当是被拯救的生灵吗?

    “呵。”

    “……真是愚蠢的可笑。”

    所谓云中之神,原本就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能爱世人……净化世人、宽容世人、拯救世人的……其实就只有世人自己。

    海威尔,弗雷德。

    让云海都为之动乱,你们打赢了这场仗又如何?这之后,无论将来云上迎来怎样的新时代,在新世界里都没有了你们的位置。还是说,你们已经准备交棒给年轻人了?

    就让我在神威狱的最底层……在地狱深处,看看这世界会变成何种形态吧。

    在脑海中闪过最后的念头,“狱主”的意识跌进虚无。

    “狱主”拉格纳……被彻底封印。

    ----------------------------

    梦境世界内。

    芙兰轻轻的咏唱着咒文。

    梅丽雅和老教皇一起离去的时候,她才察觉……

    比起自己,梦境世界更愿意让梅丽雅成为这个“云海守护者”。梦境世界的云海、魔网汇聚地极为特殊,就算是神术施法者也能承担这一“印”。

    但是……梅丽雅什么都没有说。

    “原来如此……”

    梅丽雅觉得,比起让神术施法者占据七席云海守护者中的一席,让在新时代能发挥更大作用的奥术施法者更适合掌控这个力量……

    论“研究潜力”,奥术施法者比神术施法者强得多。

    芙兰举起手中的“阿尔图赛之杖”,感受着云海和魔网交织在一起的,梦幻般的威能。

    “谢谢你。”第二印顺利发动的瞬间,芙兰露出温和微笑。
伍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