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乾龙战天 > 第六十三章边界传言
    次日,袁峰夫妇向沈云辞行。

    后者没有挽留,请他们再当一回信使。依然是给魏清尘送信。

    两人自然是乐意的。

    隔天,回到边界。夫妇两个先去石头岛送信。

    魏清尘却不在。

    “魏前辈什么时候能回来?”袁峰不得不问道。因为沈云将一只下品储物袋交给他们夫妇二人时,特意叮嘱了,务必要当面交给魏前辈。

    接待他们的是执事堂轮值管事。他摇头答道:“回禀姑爷,魏长老有交代,傍时之前会回来。”

    袁峰看了看天色,这会儿离日中都还要个把时辰呢。不禁看着沈九妹苦笑:“看来只能坐等了。”

    岛上的弟子都是他的旧部。这位轮值管事便曾经是他麾下的一位百夫长。闻言,晒得有如重枣的脸庞上现出欢欣的笑容:“姑爷,大姑奶奶,长途劳顿的,弟子这就去安排客院。”

    “不用麻烦了。我们见过魏长老就要离开。”袁峰笑着摆摆手,“你们不是每天都说新鲜事吗?你若不得空,就找个人来跟我们说说边界这几天的新鲜事吧。”

    “您,还有大姑奶奶,又不是外人……”轮值管事尴尬极了。

    袁峰打断道:“我刚从凡人界回来,近些天,那边比唱大戏还要精彩呢。我想知道,仙山这边有什么传言没有。”

    原来是我误会了。轮值管事挠了挠头,脸上闪着八卦的亮光:“弟子得空呢。凡人界那边热闹?您说的是那边出了个紫微大帝的事吧?”

    “你还真知道啊?”袁峰轻笑,抬手招呼道,“来,坐下慢慢说。”

    “是。”轮值管事在下首的太师椅上搭了半边屁股,侧身坐下来,笑道,“传言挺多的。弟子一桩桩的禀报。”

    袁峰与沈九妹相对一视,示意他开始。

    “头一桩,就是刚才弟子说的紫微大帝。”轮值管事掰着手指头开始说了起来,“您和大姑奶奶刚从凡人界回来,具体的情形想必比弟子更清楚,弟子便不多说了。弟子只说说仙山这边的反应。”

    袁峰正中下怀,点头应允了:“好。”

    轮值管事便细细的说了起来。

    紫微大帝在仙都登基后,当天下午,消息就在边界传开来。

    “死灰复燃”,“一场闹剧”……人们谈及此事时,几乎没有人是赞同的。不过,也仅此而已。大家更多的是抱着一种搭台看戏的态度。

    但是到了第二天,登基大典的更多细节传过来了。听到“天神宗传人”的消息,很多人的态度开始变得热切起来。而关于天神宗传人的传言也很快得增多,不出半天,俨然成了边界最热门的话题。并且,没有之一。

    很快,这位传人的底细也被爆了出来。据说这位就是边界的人,是三春茶楼的真正东家。

    紧接着,三春茶楼挤满了闻讯赶来的人们。不过,他们还没有从掌柜和伙计们那里打探出什么来。巡边队赶到。

    “据查,三春茶楼隐藏邪魔歪道。巡边队奉命查抄。”

    所有人被赶了出来。但,没有人愿意离去,尽数围在茶楼的外面。

    而巡边队完全低估了天神宗传人的吸引力,围观的人群里不乏金丹真人。反观巡边队派来的二十名队员里,只有两名金丹领队,其余的全是筑基境。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默许了围观人群的存在,硬着头皮当众查抄三春茶楼。

    好吧,这回运气真不错。天道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不多时,他们在二楼发现了一间秘室,里面陈列有数十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刑具。

    对于修士来说,秘室什么的,不算什么。但是,在密室里“收藏”刑具可就不是一件正经修真之士能够做的事了。更何况这些刑具光是样子便令人看了胆寒,并且,它们每一样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有的上面甚至还有新鲜的血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们绝不是什么满足个人特殊廦好的收藏品,而是正儿八经的刑具。

    做出此等行径的不是邪魔歪道,又是什么?

    好了,有这些刑具在,总算是坐实了三春茶楼藏匿邪魔歪道的罪名。两名金丹领队相对一视,彼此都看到对方松了一口气,从容的令队员们将刑具一样一样的贴上封条,搬出去。

    “冤枉啊……”三春茶楼里的众人,从掌柜的,到砍柴烧水的粗使杂役看到这些刑具皆面无血色,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喊冤。

    可惜这里是仙山。“噤声!”一名金丹领队向他们打出一记法诀,冷漠的说了声,“绑了!”

    不过是凡人武者的他们皆好比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齐齐没了声音。然后,捆仙绳呼呼的招呼上来了。十几人被捆成一长串。

    “真的是邪魔歪道……”

    “天神宗都是绝了音讯两百多年。就算是有传人也不会这样冒出来。”

    围观的人们看到那些闪着寒光、血迹斑斑的刑具,交头接耳。他们大多选择了相信巡边队,渐渐散去。

    巡边队总算得以顺利的封印了三春茶楼。

    “封印?”袁峰怔住了,“他们用了封印符?”

    轮值管事答道:“是的呢,正是封印符。据说,封印之后,三春茶楼看上去就变成了一座灰不溜秋的大土包。不但进不去了,而且从外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沈九妹冷笑:“只怕巡边队其实也是信传言的。”所以,才先将地头占了再说。

    “除了机缘和夺宝,仙山的人还会关心什么?”袁峰又问轮值管事,“还有没有别的?”

    “有的。昨天夜里,又有新的传言透出来了。这回说的是御龙图。有一种传言说,那是仙庭灭掉了天神宗后,将搜罗到的宝物分成数十份,分别埋了起来。御龙图就是标记这些埋藏地点的藏宝图。”轮值管事又道,“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御龙图就是锁龙图。当年灭掉天神宗后,老仙帝布下锁龙阵,想炼化天神宗的龙脉气运,好立马白日飞升。结果,他到死也没成功。老仙帝不想便宜了仙门,咽气前,将这份图割成大小不等的几十块碎片,令最信任的大仙侍暗地里带出了仙宫,分别藏了起来。两种说法都说得有鼻子有眼,传得热火朝天呢。”

    魏长老就是听到了这道传言,急匆匆的出了岛。

    这句话,轮值管事摸了摸鼻子,果断咽回肚子里——今非昔比。他不再是将军手下的百夫长了。将军变成了姑爷,而他是石头岛的弟子。有些话,不能说了。
伍佰彩票